王小帅用“泡妞秘籍”自毁《地久天长》:老男人们被时代抛弃,都从不尊重女性开始

本文来源 繁昌-时尚美女
一 发表于 一 2019 08/19
一 评论 一 0

♪ 你如此特别,我又怎会失望 ♫

每天上午9:30,伊姐在这等你

文 | 伊姐(周桂伊)

自从王景春、咏梅2月份史无前例地斩获柏林双料影帝影后,《地久天长》就被不少影迷期待着早日上映。

然而前几天,导演王小帅一波自杀式营销,几乎败光了路人好感。

泡哥泡妹新绝杀秘籍,买两张晚上十点以后的《地久天长》电影票,选择离住处远一点的地方,电影结束后,就有充足的理由当护花使者,送她回家,然后嘛……

他说只点赞的不及格,让大家明天上午疯转一下。

这张朋友圈流传到网络,让观众完全瞠目结舌。

在此之前,我先要客观地评价一下,《地久天长》打动了我,豆瓣8.0的评分,是公正的评价。

影片串联起三十年间中国发生的包括知青下乡返城、国企下岗大潮、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失独,再到南方工作淘宝等等历史性事件。

但你也完全可以把它当做一部纯粹的家庭伦理片去看待。

刘耀军和沈英明两家人本是挚交,常在一起跳舞打牌,两家孩子刘星和沈浩,同年同月生,一块出生一起长大。

刘耀军的妻子王丽云怀了二胎,却被管计划生育的沈英明妻子李海燕强行拉去做了人流。人流过程中出了意外,王丽云从此再无生育能力。

更坏的事来了,刘星和沈浩在小河嬉戏,刘星意外身亡,此事彻底改变了两家人的命运。

此后经年,刘耀军和王丽云颠沛流离在不同城市,隐姓埋名,生活里只剩下沉默,巨大的沉默。

他们收养孤儿,取名“刘星”,但孩子怪戾叛逆,离家出走;刘耀军最绝望的时候有过一夜情,但“到底为谁而活”让他做出选择;王丽云永远话不高声,连试图自杀前也只是淡淡一句“你说,要是死了我该死到哪里”。

电影里有句台词——“时间已经停止了,剩下的只是慢慢变老。”王小帅用那些苍凉的、压抑的、停滞的镜头,精准表达了这一切。三小时的时长被人诟病,但我想说,与寂寞的真实人生相比,它一点不长。

电影的最后,咏梅和王景春给儿子刘星上坟,一个人拿着劣质酒,一个人从腰包里拿出瓶矿泉水,碰一下,任风吹着,看向远方——一切都会过去的。

会在当初“害自己”的老友弥留之际念叨着一辈子的愧疚时,学会原谅;

会在飞机高空颠簸时候,不由自主抓紧手,“居然还怕死,真可笑”;

会为新的生命和回归而欣喜,不管是对手的,还是自己的。

这是王小帅版的《小偷家族》,我诚挚写下这些感受,是呼吁大家,不要因为王小帅说错了话,低估这部电影的价值。

《地久天长》值得看。

可王小帅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自杀式营销呢?一方面当然排片太少,票房远低于预期,逼急了;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并不觉得这条戏谑的朋友圈“有什么”。

甚至妻子刘璇,也是《地久天长》的制片人,也转发了微信。

在这件事引发轩然大波后,王小帅致歉了,“看来我不适合营销。”在重庆路演上,主持人提到“请男朋友、女朋友进影院支持”,王小帅说“别提男朋友,女朋友,我刚被搞了一下”。

说实话,我没看到真正的歉意,更多的感觉是“怎么这么倒霉”。

感觉自己倒霉的大人物,细究起来,真不止王小帅一个。我们曾经写过为刘强东站台,“婚外性”划得来?这届老男人为啥普遍不行?,列举了大量“说错话”的大人物。

刘强东性侵案后,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的评价是“非性侵,只是婚外情,对股东和员工谈不上伤害,虽煞风景,但划得来”。

俞敏洪公开演讲说“女性的堕落,导致国家的堕落”。

五岳散人写过的那篇“中年成熟男性的魅力”暨“年轻姑娘防拐骗指南”,算是“油腻中年男”开始“裸泳”的开端。

文中直言:对于我们这种有阅历有经济基础的男性而言,就没有我们泡不到或者睡不上的妞。

去年冯小刚家宴上的“摸个手”“跳个舞”的闹剧,到今天王小帅“泡哥泡妹新绝杀秘籍,买两张晚上十点以后的《地久天长》电影票”,被大众猛烈DISS的时候,他们心里都是懵逼的——

这不就是自己生活或者聊天的日常吗,这有什么问题?

感觉自己没有问题,才是比这句话“不合时宜”本身更大的问题。

但我会为此而捶胸顿足,感到女性受辱吗?不会,我觉得他们真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上半辈子那点积累全玩砸了。

李国庆已经自动离职,被当当网彻底放弃,事实上,本来当当网最大的股东也是他的妻子俞渝,而不是他。

刘强东丑闻后市值直接蒸发80个亿,这是一次超级商业地震,他本人也被削弱了很多权限,至今这件事并好没有画上句号。

俞敏洪找中国妇联道歉后,沉寂至今,作为一个做教育的领袖,他本身的话语权范围和影响力,今天如何,自在人心。

都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

《地久天长》里刘星的扮演者是王源,客观评价,完全超过了对流量明星的演技认可。

爸爸“王景春”把身份证还给这个“逆子”,告诉他,感谢他这些年来当自己的孩子、他自由了的时候,王源眼里用冷漠和防备掩饰着心绪起伏的复杂,眼神看似空洞却闪着泪光,展示了他作为演员的理解力和控制力。

王源也跟着去了不少路演,也在粉丝应援会帮着卖力打CALL,但是,你绝对不可能想到,什么泡妞营销方案,会出现在王源的朋友圈。

因为,这样的思维方式,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年轻男人。

他们身处在男女受到教育、享受物质条件平均的时代,自幼见识了太多同龄女性的优秀,父母的家庭关系身体力行着“收入平等话语权趋同”。

他们的全部经历里,根本没有过这个意识,要去用油腻的姿态评价女性,语言上公开贬损女性。

他们受到的教育、所处的时代环境、周围女性优秀个体的数量,都不支持他们这么做了。

但1950-1970一代,是计划经济的一代,是城市化进程未复苏的一代,是中国男尊女卑集体潜意识没有遭遇互联网、平权意识和美剧洗礼的一代。

也因此,《地久天长》里,王景春扮演的刘辉军期待二胎时,那句骄傲的“是个带把的”一下引发了现代观众们莫名的不适——

创作者们活在他们自己相信和认可的世界。

王小帅对这次事件有个解释,我很理解,“其实这就是热心朋友们的一个点子,完全不是团队的意思……假如让更多的年轻人一开始能了解和看到的话,用一些年轻人的语调啊,这是我完全不了解的,这个世界离我太远了。”

正因为对“年轻人的世界完全不了解”,王小帅在抖音上拿出韭菜和香肠,谐音“地韭添肠”,试图玩一波营销,然而与这个电影该匹配的受众以及调性,只能是大写的尴尬。

《地久天长》营销事件后,我再次感受到了,李安对于华语影坛来说,是多么珍贵。

李安表现出来的谦逊、克制、情感的高级、对妻子的尊重,与他整个人生经历难以切割。

妻子曾经无条件支持他的电影梦想,他做了好多年家庭主夫;一朝成名后,陪妻子买菜被称为好男人,妻子气得说“是我陪着他好不好”,这一切在内地男导演身上,太难看到了。

可是时代的车轮,终究是默默向前,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这个时代,在大的意识形体方面,已经不再集权,不再农耕,不再封建,你当然可以说现实并非如此,但所有的运动、形式和主义都是早于现实的,他们是现实的北斗星和光,指引未来前行。

只有意识接纳到这一切的创作者,在作品还是话语权上,依然具备生命力,想影响更年轻的人群,自己首先要不僵化,要成为更年轻的人群,至少在脑子这个层面。

好莱坞的斯皮尔伯格,70多岁,拍出《头号玩家》,而在这部电影里,男性是被自己钦慕的女孩,一点点从纯粹的虚拟走到现实,学会反抗。

好莱坞的卡梅隆,60多岁,花20年拍出《阿丽塔》,价值观是纯粹的女性主义,为了对抗阶层、贫困、欺骗,用利刃劈开眼泪,为了爱,女性用手里的剑,指向天空。

罗德里格兹(左)和卡梅隆(右)

聪明的、优秀的、具有更迭能力的老男人,都在学着接受新的时代。

而其他的老男人,他们被时代抛弃,真的就是从不尊重女性开始的,用一句烂俗的话来说,如果不尽早调整和改变,时代抛弃他们的时候,会没有一点声音。

微信订阅号总是莫名其妙改版

为了避免我们一不小心 错过彼此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