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终结夫妻店 李国庆转行“知识付费”

本文来源 繁昌-致富经
一 发表于 一 2019 08/14
一 评论 一 0

原标题:当当终结夫妻店 李国庆转行“知识付费”

■本报记者 李乔宇

被当当网官方微博公开叫板撇清关系的两个月后,李国庆正式宣布离开当当网。

2月20日,55岁的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发布内部信,宣布卸任当当网CEO。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8年12月24日,当当网官方微博就曾透露,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

当当网“夫妻店”的治理结构就此终结。李国庆卸任后,其妻当当网董事长俞渝将接手CEO一职。当当网披露的公告显示,李国庆从今年1月份起不再担任当当网的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为当当网寻求新出路或为李国庆此次卸任的一个重要原因。李国庆在站内信中谈到,经过19年的努力,今天的当当网拥有近3亿的用户,去年利润销售创历史新高。但李国庆同时承认,当当网曾面对两年烧钱40亿美元的百团大战,也曾经历股价过山车。

李国庆在站内信中将此次卸任形容为“愉快出走”。他在站内信中谈到,其曾在3年前主动挑起当当新业务集团,试图为中国的读者构建出更完整的文化生态,也为当当扩张寻找新路径。但在其看来,与其在成熟大平台内部创新,不如彻底外部,因为“改造比塑造难”。

新出路的方向俨然明了,李国庆在内部信中谈到:“我将创办书友会,读书会中会做10个细分读书会,每个分会每年请几十位名家讲52本书”。在李国庆看来,读书会的知识分享,依托于书。书的好处是已经被编辑、策划过滤过一遍,形成的内容将更加优质,用音频、视频服务文化新消费。

谈及李国庆对于知识付费领域的发力,掌阅科技知识付费负责人温立军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李国庆布局知识付费领域有其优势。一方面来看,知识付费在当下市场仍为风口,经过了近几年发展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但想要实现从1到10的发展仍需更有实力的支持;另一方面来看,知识付费对于书商起家的李国庆而言更像是其事业的延续,“图书和知识付费都属于内容行业,只不过是内容载体不同,且知识付费主要以互联网为平台,而当当网前身也正是这样的平台。”

有金融行业从业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此前他曾参加过部分书友会,“是纯分享型的,没有专职的人员,都是出于个人爱好,会员交的会费也全部用于组织活动”。

但李国庆所想要创办的书友会绝非此类公益性组织,在其个人微博上曾透露出更多信息。谈及李国庆想要创办的书友会,其在个人微博上谈到,这是“这是为所有爱看书、想看书的人创立的,我将寻找各个领域的专家,让他们将各自领域的书籍知识,融会贯通,通过线上音频的方式,讲给所有愿意阅读、愿意听的人。”

上述微博同时透露,该产品或将以APP的形式呈现,部分产品需要付费,或将开展读书会大咖分享线下活动。

此类模式似乎并不罕见,市场上早有喜马拉雅等珠玉在前,新的竞争者亦在积极抢占市场,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从传统出版商中信出版社到数字阅读平台掌阅科技都在积极对知识付费进行探索。

但盈利仍为难题,知识付费商业模式的成熟仍在路上。有知识付费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目前来看实现盈利的罗振宇、吴晓波等均自带明星讲师资源,因此成本可控盈利相对容易,但一方面公司规模将会受到制约,另一方面明星讲师稀缺且过度依赖明星讲师亦为公司增加了不确定性风险。据该业内人士透露,部分知识付费平台采用重金聘请明星讲师的模式,“但该模式目前难以成功实现盈利”。而据李国庆方面透露的信息显示,其所要打造的平台将“寻找各个领域的专家”。

值得一提的是,李国庆在内部信中谈到,出版业供给则一直没有跟上互联网引发的获取知识的创新。对于知识、阅读的产生和推广,要有商业力量而非只靠公益,这是文化企业家的价值。在李国庆看来,区块链的经济制度给企业赋予核武器,创造出全新的激励和赋权。让内容创建、分享和使用者共商、共建、共享,打造知识生产者、筛选者和消费者一体的知识合作社。

天眼查信息亦显示,李国庆参股了水晶区块链科技(海南)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时间为2018年12月6日,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区块链技术研发及应用等。

谈及李国庆将知识付费与区块链的跨界混搭,有业内人士谈到,目前两者仍分属不同领域,无论是知识付费还是区块链技术都属于市场的新兴产物,区块链能否赋能知识付费恐怕仍需等待市场给出答案。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评论
网友评论